阿里云亮眼財報背后,云的打開方式正在重塑

2020年11月06日 18:09 來源:智能相對論 作者:魏啟揚

文 | 魏啟揚
 

來源 | 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11月5日晚間,阿里巴巴集團發布2021財年第二季度業績。

財報顯示,阿里巴巴集團Q2收入1550.5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0%,其中云計算季度營收149億元,同比增幅達到60%。在全球云計算3A陣營中,阿里云增長為亞馬遜云29%增速的2倍,并大幅領先微軟Azure的48%。

我們注意到,阿里云持續高歌猛進的背后,并不光光是云計算行業贏家通吃的特性,更大的原因在于該季度內,阿里云在9月份的云棲大會上宣布升級至2.0時代,通過“云釘一體”和“云端一體”戰略改變云計算形態形成的差異化優勢所顯現出的效果。

1

亮眼財報是阿里云

形態進化的結果

市場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間,阿里云在亞太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份額大幅上漲,接近亞馬遜和微軟總和。此外,在中國市場上,阿里云排名第一,市場份額連續多季度同比上漲,體現出高于市場的強勁增長。

此次財報披露的信息顯示,阿里云在經過從1.0時代到2.0時代的進化之后,其競爭優勢還在進一步強化。

我們知道不光是1.0時代的阿里云,就是現在,很多云計算服務的云計算產品的使用都是很復雜的,云更像是一個“DOS系統的計算機”,需要掌握一套復雜的代碼指令才能運行。

雖然過去的10年時間,幾乎所有的超級App都誕生在云上,人工智能、移動協同等技術在云上得到了極大普及,云也成為時代載體和數字化發展的標志,然而這對于云計算所擁有的能力和云計算巨頭們的目標來說,還遠遠不夠,特別是在用戶側,企業不僅要解決IT資源的問題,而且還要解決應用智能化、數據化和移動化的問題。

技術門檻高、適用范圍窄的云服務已經成為云計算發展路上的絆腳石,而云計算巨頭要想完成二次突破就需要一個更完整、更易用的平臺。

對此,阿里云的解決方案是為飛天云這個“超級計算機”,裝上數字原生操作系統,就像Windows讓電腦走進千家萬戶一樣,升級后的云讓人類和云計算的交互更加容易,讓云能夠普及到更多企業、更多人。

同時,阿里巴巴發布了第一臺云電腦無影和第一款物流機器人“小蠻驢”,將云的變革帶入終端。

張建鋒認為,云端一體和云釘一體是數字原生操作系統的重要組成。這兩大戰略將改變人們使用云的方式、改變應用開發的方式,開創了一種全新的云計算形態。

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這種形態之下,云的基礎設施與數字原生操作系統相互協同,云正在演變成一個“Windows系統的計算機”,大大降低了企業及用戶的用云門檻。

從阿里云在Q2季度的市場表現來看,阿里云2.0時代的升級起到了非常不錯的效果。

2

走出差異化的阿里云

正在建立一個“具象化”云計算形態

云計算虛無縹緲,對于很多普通人來說,很難理解,但阿里云通過長時間潛移默化的“教育”,已經在用戶心中形成“釘釘就是云計算”的認知,現在又通過云釘一體和云端一體戰略,將云服務封裝在App應用和智能終端中,以具象化的形式讓云無處不在,讓云人人能用,人人會用,這也構成了阿里云有別于友商的差異化優勢。

那么,阿里云是如何完成“具象化”云計算形態進化的呢?

1、基礎深點,再深點:越深的底層,才會有更強的應用表層

云計算的形態無論怎么變化,與用戶體驗相關的技術能力始終都是首位。

就好比建房子,基礎越深,地表之上的建筑才會越穩固,對應到云計算,則包括數據中心這樣的硬件基礎設施,也包括操作系統、AI技術突破在內的“軟實力”。

像阿里云就擁有飛天這樣的自研云操作系統,在芯片、服務器、交換機、網絡等領域的自研力度還在不斷加大,為了將飛天云操作系統繼續向下延伸從而達到定義硬件的目的,阿里巴巴在今年9月成立了云原生技術委員會,從頂層設計上來推動阿里經濟體的全面云原生化,賦能企業進行云原生改造。

無論是杭州數據中心這個全球最大規模液冷數據中心的投入使用,還是阿里語音AI登頂中國市場份額第一,以及數學規劃求解器打破世界紀錄這些今年取得的成績,都是阿里云埋頭深耕基礎結出的果實。

2、門檻低點,再低點:易用易開發是技術普惠的前置條件

做深基礎之后,云計算能夠做的事情會更多,但如何讓用戶能夠基于自身需求快速獲取相對應的云服務,或者告訴用戶,”我有更好的解決方案”,成為云計算廠商需要直面的問題。

我們應該達成的共識是,技術普惠的核心不只是提供一個現成的產品,而是要求這個產品能夠快速擴展,各項功能可以個性配置,隨意組合。

我們來看看阿里云數字原生操作系統重要組成部分之一的云釘一體。

釘釘作為一個智能移動辦公超級應用,大家都很熟悉,其基本功能用起來也得心應手,但為了滿足不同企業在內部管理、業務流程等方面的不同訴求,云釘一體讓企業通過“拖拉拽”的方式就能建立自己的企業應用,當所有企業都創新提速,更加敏捷之后,社會大協同的效率也獲得了提升。

比如中國一汽集團基于云釘一體打造的“一汽Easy”數字化平臺,將遠程辦公、培訓、會議、任務管理、生產規劃、設備改造等工作及業務流程全部實現了數字化,有超過7000名一汽員工在平臺上辦公。

再比如越秀地產在云釘一體支持下,完成企業員工、業務系統、內部應用等數字化改造之后,構建了統一的能力中臺,實現了數據驅動下的流程串聯。
 

云服務的門檻被大幅拉低之后,以釘釘為載體,云服務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完成了技術普惠,同時也在用戶心中形成了“釘釘就是云”的認知。

3、場景多點,再多點:場景滲透的深入是以云服務價值的體現

阿里云數字原生操作系統另外一個組成部分云端一體,是以云計算的能力來反推終端的變革,讓萬物都擁有云的能力。

從阿里云發布云電腦“無影”和物流機器人小蠻驢的試水來看,云端一體背后更深層次的意義在于云計算滲透場景的探索,在這個過程中,用戶心中將各種智能終端與云劃上了等號。

那么場景滲透的核心要義是什么呢?

從阿里云的探索來看,解決問題,產生價值是第一原則。

像阿里云在成都繞城高速的試點項目中,開發出視頻智能分析平臺“智慧眼”,通過智慧高速數字化引擎,讓成都繞城高速每年平均擁堵率下降了15%,運營工作量下降了20%;山東港口“智慧港口”項目中,幫助港口實現集卡實時調度、集卡自動駕駛、龍門吊自動循跡行駛、大宗貨物溯源、區塊鏈金融、以及多式聯運物流服務等,將作業效率提升30%。

此外,在工業互聯網領域,阿里云幫助飛鶴集團、瀘州老窖、美孚等企業進行數智化升級,其最終結果都是實實在在提升了企業的運營效率。

3

“具象化”改變的不僅僅是云計算的形態,

還有看待阿里云的方式

整體來看,阿里云通過云釘一體和云端一體,大幅降低用云門檻,使云的形態進行“具象化”的進化,在其背后更是一個全新生態的重構。

因而我們可以看到,浙江省有超過100萬公務員在釘釘上辦公,搭建了1000多個應用,每天產生超千萬條電子流,而這些電子流原本是通過電話、郵件的形式在公共服務的流程中運轉。阿里巴巴每天也有超千萬條信息在釘釘上流動,點一下手機里的釘釘應用中心,成為管理一個企業、管理一座城市的新方式。

在此之外,釘釘上的企業應用已經快速上漲至60萬個,有超過20萬企業應用開發者在釘釘開發平臺上幫助企業定制屬于自己的應用。目前,釘釘用戶數已突破3億,企業組織數突破1500萬家,這些實體通過釘釘這個“操作系統”便捷的使用阿里云的服務,這已經超出通常的“移動辦公”或者“社交”概念。

此次財報顯示出的高額營收,是阿里云作為阿里經濟體中的一項業務所表現出來的商業價值,可以視為阿里云的A面,這也是阿里云引以為傲的資本。

可是通過數字原生操作系統,在云釘一體和云端一體兩方面同時發力,在云計算行業中表現出差異化的云計算形態構成的B面,由此成為阿里云競爭優勢的核心,這才是阿里云完整形態的拼合。

站在產業數字化變革的歷史洪流中,阿里云以“具象化”的形態打開了更大的市場空間,而這對于阿里經濟體而言,則是一個比電商更大的想象空間和未來。

轉載自公眾號:智能相對論 作者:魏啟揚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51LA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