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鐘南山”的下場,可能跟田豐差不多!

2020年07月22日 18:23 來源:金融智庫 作者:范智林

作者 | 范智林

來源 | 金融智庫(ID:jinrongo2o)

最近美國的疫情再度失控,每天新增的確診病例數量達到6、7萬人,比上一波高峰足足高了將近一倍。

根據2020年7月19日22時的最新數據,美國的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達到383萬5430人,死亡人數達到14萬2883人。

但是在這種局面之下,美國政府卻做出了一個令人詫異的舉動,開始對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被譽為“美國鐘南山”的福奇教授下黑手了!

當“鐘南山”遇上“懂王”

安東尼·福奇博士是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美國國家醫學院院士、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下屬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免疫調節實驗室主任。

福奇自1984年起一直擔任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至今已經服務了六屆美國總統。

任職期間,福奇曾先后領導美國聯邦政府抗擊新型病毒引起的疾病,包括艾滋病、甲型H1N1流感、中東呼吸綜合征、埃博拉病毒感染以及眼下的新冠肺炎。并且由于表現出色曾經獲得美國最高的平民榮譽——總統自由勛章,以及美國國家科學獎章。

簡單來講,福奇可謂是美國的六朝老臣,并且功勛卓著。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后,福奇又成為了白宮冠狀病毒應對工作組的重要成員,其職能和作用類似于鐘南山之于中國,所以福奇也被譽為是“美國鐘南山”。

但是“美國鐘南山”可不好當,因為偏偏遇上了一位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總統,他就是唐納德·特朗普。

民國時期,蔣介石就以喜歡“微操”而聞名于世,但是特朗普的“微操”水平要比蔣介石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蔣介石只是喜歡越級指揮軍長、師長們行動,而特朗普則干脆跨界幫醫生們開藥,提出了喝消毒水治療新冠肺炎等千古奇方。

更加無奈的是,福奇從專業的角度出發,三番五次呼吁美國民眾要戴口罩、不要在公共場所聚集,但是他的領導卻出于政治目的,五次三番地告訴民眾,不用戴口罩,只管放心去參加集會。

所以福奇也是很無奈呀,自己明明提出了正確的防疫方案,可是領導偏偏要背道而行,以至于搞到今天這種失控的局面。

其實平心而論,美國并非沒落到無力抵御新冠肺炎,只不過國家機器被一群非專業人士把持,拿來瞎搞亂搞,專業人士的正確意見被排斥不用,所以才會搞成這個樣子。

在特朗普總統一意孤行瞎指揮的情況下,即便是把鐘南山、張文宏、李蘭娟都給美國,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照樣還是會失控。

特朗普解決不了新冠,就解決福奇

福奇教授的悲哀,在于不僅遇到一個喜歡“微操”的領導,而且這個領導還特別喜歡“甩鍋”。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喜歡把一切功勞都歸功于自己,比如股市上漲是自己的功勞,油價沒漲也是自己的功勞,油價暴跌后上漲了同樣還是自己的功勞。

但是這種好大喜功的領導,往往都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喜歡甩鍋。因為他都那么看重功勞了,肯定會極度厭惡過錯,所以要想一切錯誤都跟自己無關,就只能找其他人幫忙背黑鍋了。

舉例來說,之前特朗普就非常喜歡把美股上漲的功勞歸功于自己,而當今年年初美股發生暴跌時,他立馬就把責任甩鍋給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說是他不肯降息導致的崩盤。

正因為特朗普是這樣的人,所以美國疫情再度失控之后,他把罪責“甩鍋”給福奇也就不足為奇。

據BBC報道,7月12日,白宮官員向多家媒體發送資料,開始羅列福奇的“罪行”,例如福奇曾經在今年1月份說新冠病毒“對美國民眾不構成重大威脅”、以及3月說戴口罩對抗擊新冠病毒作用不大等。

7月14日,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又跳出來,在“今日美國”網站上發表文章稱“福奇博士對公眾的態度很好,但在我與他接觸的每件事上,他都錯了。”

對此,福奇無奈的表示:“我非常失望,我做夢也想不出他們為什么這么做。”

其實平心而論,福奇博士確實很冤枉,因為他當時所做出的建議,都是根據當時的局勢所做出的評判,雖然以現在的局勢來看是錯誤的,但是在當時卻是正確的。

舉例來說,今年1月份的時候,美國的確診病例數量還很少,當時美國政府如果能夠采取正確的防疫措施的話,新冠病毒確實“對美國民眾不構成重大威脅”。

另外在3月份的時候,美國疫情開始擴散,而當時美國的口罩庫存嚴重不足,自己無法大量生產,中國也自顧不暇無法大量出口。所以當時福奇建議大家采取社交隔離的措施,然后把口罩留給更急需的醫務人員。

然而特朗普政府既不讓美國民眾社交隔離、自己也呼吁民眾不用佩戴口罩,現在疫情失控了,卻把鍋都甩給福奇,這做法顯然不夠厚道。

實際上,特朗普之所以要拿福奇開刀,是因為自己犯錯之后,見不得有人正確,所以迫不及待想要把他抹黑,以便顯得自己沒有那么糟糕。

福奇的下場,可能類似于田豐

如果熟悉歷史的朋友可能會發現,美國福奇博士身上發生的悲劇,有點類似于中國東漢末年的一位人物,他就是袁紹的謀士田豐。

田豐是袁紹帳下的四大謀士之首,曾經獻計幫助袁紹消滅公孫瓚,平定河北,一度成為東漢末年實力最強大的割據勢力。

不過由于袁紹這個人剛愎自用,經常不采納謀士的正確意見,所以也錯失了很多良機。

例如田豐曾經建議袁紹去迎接漢獻帝,然后挾天子以令諸侯,但是袁紹覺得漢獻帝是個燙手山芋,所以沒有聽從他的意見。

但是后來曹操聽從毛玠的建議,去洛陽把漢獻帝迎接到許昌,然后挾天子以令諸侯,獲得巨大的政治優勢之后,袁紹又為此后悔不已。

在官渡之戰前,曹操去攻打徐州的劉備,田豐曾經建議袁紹趁許昌兵力空虛發動進攻,但是袁紹沒有采納。

等到曹操打敗了劉備,袁紹又要發動大軍去攻打曹操,而田豐此時建議袁紹不要急著去打曹操,應該利用自己實力強的優勢,通過持久戰和消耗戰,耗死曹操。

但是袁紹沒有采納田豐的意見,反而以動搖軍心的罪名,把田豐關進監獄里。

袁紹在官渡之戰兵敗之后,看押田豐的獄卒向田豐道賀,說袁紹打了敗仗,證明您的意見是正確的,他回來后肯定會把您放出來,重賞重用啊。

但是田豐卻說:“袁公表面寬厚但內心猜忌,不相信我的忠誠,而且我多次因為說真話冒犯他。如果他得勝,一高興,一定能赦免我;打了敗仗,心中怨恨,內心的猜忌就會發作。要是出師得勝,我將得到保全,現在既然打敗了,我不指望活命了。”

結果果然如田豐所料,袁紹回來后并沒有釋放田豐,反而把他殺害。

轉載自公眾號:金融智庫(微信號:jinrongo2o) 作者:范智林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51LA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更多互聯網行業動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要啦統計”(微信ID:Analysis_51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