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怎么總有新東西?

2020年09月18日 17:23 來源:鋅財經 作者:單一 許怡雯

 

在J.K.羅琳的長篇小說《神奇動物在哪里》中,主人公紐特的皮箱里,總是裝滿著未知的神奇動物,因為這些動物的出逃,紐特開始了自己的傳奇冒險。就在今天,2020云棲大會上,阿里巴巴達摩院院長、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喊出了“小蠻驢”,這個物流機器人和它背后的機器人平臺,也給兩天前在朋友圈滿是“是騾子是馬”的猜測給出了答案。另一只動物——犀牛,還不過24小時前,才剛剛從阿里巴巴動物園里跑出來。從犀牛的業務架構圖看,其科技底座也是阿里云物聯網(IoT)平臺。而只有一個名片夾大小的業內第一臺云電腦“無影”,姑且算一張動物園的門卡吧。從第一只天貓,被質疑名字非常奇怪,到今天的小蠻驢進入各大平臺熱搜,已經數不清楚阿里巴巴發布過多少“神奇動物”。阿里巴巴怎么總有新東西?云棲大會已經連續12年如約而至,回顧歷年較重要的發布,也許能從高科技視角,帶來一些發現。

喜新,也不厭舊“這是我們第x次參與云棲大會。”在今天現場的MV中,不少人已經連續多年報到云棲大會。阿里云創始人王堅的開場也提到,當初這是許多人不相信的新東西。實際上,更為人所接受和習慣的其實是“守舊”。在《神奇動物在哪里》中,“麻瓜”對魔法和神奇動物的恐懼在于未知,哪怕它們帶著善意。

“小蠻驢會替代快遞員嗎?”“快遞員是否會失業?”“安全問題如何避免?”

小蠻驢團隊核心成員不止一次地被提問類似的問題。張建鋒當天則說,阿里巴巴從來不是要做某一項技術,而是要解決一個問題。真正的問題一定是全局性的。不久的將來,中國每天將會產生10億個配送訂單。僅從運力的需求和服務的質量來看,即便是現在仍然無法做到高質量的單點配送,尤其是在末端物流的環節中。這也是一直頗受爭議的快遞柜形式長期存在重要原因。而在未來,快遞員群體的規模已經趨于穩定,但訂單數量卻在不斷增加。末端物流作為直接觸達C端的場景,一定是決定服務質量的最關鍵環節。同時,對B端來說,末端物流環節又是成本最高、效率最低的環節。

小蠻驢實物圖達摩院資深算法專家陳俊波也在采訪中告訴鋅財經:“小蠻驢和快遞員一定是協作關系。”對用戶來說,其實也存在一個矛盾的心理。既希望快遞員根據自己的下班時間配送快遞,但也理解了實操的不現實,比如晚間配送的安全性、小區是否準入、用戶是否愿意被陌生人打擾等等。也正因為如此,也才有了快遞柜這個妥協的產物。如果快遞機器人能夠規模化投入使用,就可以切實地避免相關的問題。這頭高不到一米的小藍驢,實際的產房是在達摩院。據陳俊波所說,在達摩院的自動駕駛技術下,小蠻驢的自動駕駛率已經達到了“99.9999%”,即便是在高校這樣人流密集的場合,遇到突發情況,只需0.1秒就能發布指令并完成決策。從阿里巴巴整個商業場景看,菜鳥已經是年收入超過200億的物流系統;高德是排名第一的定位關系基礎設施;本地生活、同城零售等新零售場景,已經占到整體營收的20%。無論是考慮到末端需求還是精準數據的規模,這個機器人的出爐,都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事件。技術,從來都是先于現實的。但技術的本質,是提高人類社會的創新、協同效率,并不是粗暴地抹殺掉人類的價值。

失效的“摩爾定律”?今天的云棲大會上,張建鋒在線上直播的中途,掏出了一塊只有巴掌大小的銀色卡片,發布了市面上第一款云電腦“無影”,解決了終端硬件的問題。給人一瞬間的直覺是,摩爾定律難道已經失效了?1965年,英特爾聯合創始人戈登·摩爾提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摩爾定律」,意指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量每隔18至24個月就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而如今,摩爾定律每年只能增長幾個百分點,每10年可能只有2倍。

英特爾創始人之一 戈登·摩爾摩爾定律的實效,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影響著個人電腦的計算力上限,但與此同時,個人數據的爆發趨勢并沒有任何放慢的跡象。在張建鋒看來,今天人們買手機要不停地增加儲存空間,原先是64G的,現在就一定要256G。這是因為以前的64G已經是歷史資產了。終端對我們的限制,從娛樂到辦公無處不在。個人計算機的未來必然是將算力轉移到云端。這也就是今年云棲大會上阿里云發布的首款云電腦“無影”承載的功能。2014年,4G信號開始普及,人們剛剛一只腳踩進移動互聯網時代,就有人在問:云游戲到底是個神馬玩意兒。彼時,知乎的高票回答是這樣的:你通過QQ遠程玩別人電腦上掃雷。人們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突破現有信息通訊條件下的帶寬瓶頸,是如何降低硬件投入的邊際成本,是如何解決網絡延遲造成的掉幀。也就是說,擋在云游戲前面的不是軟件空白,而是硬件障礙。

第一款云電腦:無影春節期間爆發的疫情,剝奪了人們走出家門的機會,把不少人困在父母家那臺老爺機的屏幕前,娛樂、辦公都依靠這個“行動”遲緩的老家伙。以3D設計師這樣對計算機算力要求比較高的職業為例,想要流暢地運行3DMax渲染軟件,首先需要一臺X64的兼容臺式電腦,配置6核的CPU,16G的內存,1T的硬盤來儲存3D模型,1080Ti的雙顯卡。這些參數都是普通的配置要求,終端算力的限制實實在在影響著人們的辦公能力。而無影作為一臺長在云上的“超級電腦”,很可能實現終端的突破。用戶可將一張名片大小的C-key連接到電視機、屏幕等任何顯示器上,通過指紋登陸ID,就可以進入專屬云電腦桌面,訪問各種應用和文件。真正做到了軟硬結合。根據官方披露,無影云電腦的計算、存儲均在云端,單機支持無限擴容,單應用資源可彈性擴展到高達104核CPU、1.5T內存。

無影/PC對比圖如果持續關注阿里巴巴近一年的業務發布。你會發現需要3D設計、動畫渲染的家裝行業,已經成為天貓上半年增速最快的行業;阿里云本來就連接了游戲、視頻、教育、金融、政府、航空等需要相關場景的行業,目前也已經取得領先市場份額。至少,企業采購和IT運維人員,可以不用為配置參數和系統安全、升級為難了。

下一只神奇動物在哪里?云棲大會新品,和阿里動物園“跑出來”的動物,總在帶來一些新鮮的東西。去年云棲,平頭哥推出全球最強AI推理性能芯片含光800,推動芯片算力進入普惠時代。阿里入局半導體,平頭哥發出先聲。當然,底層用戶除了熟知蜜獾,對芯片的實際感知,并不會特別明顯。但上半年的疫情黑天鵝,的確一下子拉近了感知層和研發層的距離。這也直接催生了犀牛、小蠻驢這樣的“新動物”。這兩天發布的無影云電腦,天貓好房,其實也與這個邏輯相關。其中,數字化協同可能是最強的一種催化劑。疫情之下,在線辦公迅速被催生。但目前,釘釘依然是使用人數最為龐大的辦公軟件。據最新的數字顯示,目前釘釘有超過3億人、1500萬的組織在線辦公。在未來,所產生的數據量只會更加龐大。因此,更多云上的生活工作場景,已經不算太遠。2009年,阿里飛天云平臺誕生之初,最初的使命只是承載淘寶的算力需求。但11年后,阿里云也正式官宣從1.0版本升級到2.0版本。

張建鋒認為,“阿里云2.0由簡單狹義的‘飛天’云平臺,變成一個既有很好的云平臺,再加上上面的數字原生操作系統,共同組成的這么一個復合型平臺。”同時,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IoT、移動協同都作為底層的技術,成為阿里動物園的基礎架構,這些技術大類的融合,最終結果是業務和科技物種的創新。每個動物應該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出籠之后需要完成什么樣的使命?就像紐特和神奇動物所在的魔法世界,離普通人“麻瓜”的世界既有隔閡,也有沖突。但最終的故事,依然是在魔法和普通生活之間找到了平衡點,彼此兼容。這才有了哈利波特和赫敏穿過了9又3/4站臺,來到了霍格沃茨學習,往返于現實和魔法之間。這樣的劇情,也確有點像技術和商業的融合與演進——會伴隨質疑,但長期來看,一定是先進替代落后,新的規則代替掉舊的規則。就像千年之前,八百里加急的加鞭快馬,會被現在的菜鳥物流和小蠻驢取代。從馴服野獸,到制造機器,再到編寫算法,個性化供給,新的規則一直在文明進程中更新重制。誰也不知道,下一個“神奇動物”會是誰。

"轉載自公眾號:鋅財經 作者:單一 許怡雯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51LA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更多互聯網行業動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要啦統計”(微信ID:Analysis_51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