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兄弟教我做產品

2020年02月11日 14:45 來源:唐韌 作者:唐韌

我在北京的住處旁邊有一個小區剛完工,四環內科技大宅,售價最低 2000 萬起,每次路過都會振奮我要好好賺錢的心。

因為還在最后收尾階段,所以經常能碰到一些施工人員,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農民工。

我和幾個民工兄弟發生了一段小故事,心地善良的我做了一件好事,他們也給我上了一堂產品課。

前些天傍晚出去跑步,路過豪宅樓下時三個民工兄弟把我叫住,向我打聽怎么用手機叫車。

其中一人拿著一個破舊的安卓手機給我看,手機屏幕已經花了,可能是經常磨損和摔落的緣故。

屏幕上顯示的是滴滴出行的微信小程序,而且已經發出了叫車請求,因為路程較遠,所以需要先支付預付費。

費用是 60 多塊錢,目的地是六環外的住所。

他們的困惑在于不知道為什么還沒上車就需要先付錢,怕付錢后司機不來了,或者擔心自己付多了。

我拿著那個有點破舊的手機給他們看了下預付費說明,然后跟他們解釋預付費到底是什么意思,以此打消他們的顧慮。

明白什么是預付費后,三人這才放下心完成了支付并發出了叫車請求。

很快,車叫到了,但還有一段距離,我告訴他們在這等一下,司機到了會聯系他們的。

就這樣,我繼續跑步去了。

因為是繞著小區外圍跑,跑了一圈回來后,發現他們還站在那。

我又跑過去問他們是不是車還沒到,那位大哥說他也不知道,并且給我看了下手機屏幕。

我一看,顯示的是車已經到了,但司機并沒有電話聯系,而是發了一條文字消息說已經到了。

文字消息以一個小紅點的方式顯示在頁面上,民工兄弟顯然不知道這具體代表什么意思,所以沒點開看。

我看了下車牌號,車其實就停在馬路對面,司機正下車抽煙,可能是正好抽根煙,所以沒打電話催。

因為民工兄弟穿著一身工服、帶著安全帽,所以司機肯定以為不是他們叫的車。

我帶著他們過了馬路,走到司機面前說是他們叫的車,司機這才意識過來。

司機上下打量了一番這三個民工兄弟,仿佛有些猶豫。我知道司機是嫌他們身上臟,但也沒好意思說。

就在此時,感動人的一幕出現了。

三位民工兄弟不約而同的脫下了外套,翻過來穿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用手拍了拍褲子上的灰。

原本以為這種場景只在電視或者小說里才會出現,沒想到真讓我碰到了,那么的現實和生動。

就這樣,他們上車了。

司機沒多說,上車關門就走了。

看著遠去的車尾燈,我繼續開始跑步,心里很暖,同時又覺得民工兄弟給我上了一堂產品課。

事后整理了一下,這里分享出來:

 

1、一款真正好用的產品一定是簡潔的、優雅的、不需要經過復雜思考的,是通過直覺和常識就可以順利使用的。

比如民工兄弟能在微信里打開滴滴出行的小程序這件事。

要么是通過搜索找到的小程序,要么就是通過錢包入口進入的,至少說明他們能熟練使用微信。

微信已經是個國民級產品,它的簡潔程度足以覆蓋跨度很大的人群和年齡區段。

再看滴滴,其實滴滴已經做得足夠簡潔了。

大部分情況下用戶是能夠順利使用的,但預付費的場景,在現實中很少發生,用戶找不到對標,自然就難以理解。

 

2、每一個信息認知和每一步操作都是一個門檻,我們以為的理解無障礙,對于一部分用戶來說就是無法理解,就是門檻。

比如預付費,比如文字消息通知,這些在我們看來很好理解的設計,在部分用戶眼中就是不理解。

一個不理解的信息和一個不理解的操作相互疊加,直接就混亂掉了用戶認知,這跟我們在商場里迷路是一樣的。

與其自己猜測用戶如何認知,還不如去觀察他們如何使用,與其聽用戶說了什么,還不如看他們具體怎么做的。

 

3、用戶行為并不會按照我們所設計和期待的方式發生,用戶會按照所處的環境進行動態調整。

就拿司機到達出發地通知乘客這事兒來說,我們的常規認知是司機會打電話通知乘客,有的司機會提前發幾條模板消息來通知乘客。

但到底哪個才是關鍵路徑,這個完全取決于當時的環境。

可能大部分司機習慣于打電話,但有的司機在特定場景下可能就會使用文本或語音消息通知。

用戶如果一直以接電話的方式作為到達通知,很可能雙方就會出現理解偏差,就比如民工兄弟和司機這個特殊場景。

 

做產品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因為總有意料之外的不確定性,不同用戶規模和群體也會衍生出差異化的需求。

而大部分產品都是標準解決方案,一套標準適配多種場景和需求,考驗的就是產品經理的分析和決策能力。

多去觀察生活中這些細節,其實哪里都有產品課堂。

作者:唐韌   來源:唐韌公眾號(ID:RyanTang007)   個人微信:ryantangv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51LA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