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看好 Clubhouse 在國內能火起來!

2021年02月03日 16:55 來源:唐韌 作者:唐韌

Clubhouse 這兩天很火,簡單說,這就是一個實時在線的語音聊天室。

前兩天,新任世界首富馬斯克在上面開房聊天吸引了很多人,這也是引爆 Clubhouse 的一個關鍵節點。

在產品邏輯上,主持人開設一個房間,觀眾可以自由進入收聽;主持人可以邀請嘉賓一起聊天,觀眾也可以舉手變成發言嘉賓。

用戶之間可以形成關注和被關注的半開放式社交關系,產品只支持實時語聊,不能發文字、不能發圖片、不能視頻交流。

圖片

其實,這種產品形態并不是什么新物種,早在很多年前就有「聊天室」這種產品存在。

Clubhouse 之所以能火,離不開關鍵的幾點。

第一,疫情背景下,很多人居家需要尋找新的娛樂或消遣方式,尤其是在美國。

第二,精英圈層作為首批用戶,且有 a16z 這種明星投資人加持,決定了初始用戶的高質量,基于號召力形成了圍觀效應。

第三,有限邀請制的產品邏輯,讓獲得邀請碼成為一種訴求,讓已有邀請碼的人獲得成就感和炫耀感。

所以你看,朋友圈一定會有兩種人,一種是求碼的,一種是發張截圖宣告自己成功注冊的。

據說,Clubhouse 的邀請碼在 eBay 上炒到了 100 美金一個,而某寶和某魚上也有不少出售的人。

我到某寶上搜索了「Clubhouse邀請碼」關鍵詞后出來了不少結果,其中有個賣家已經成功售出了 14 個,單價 238 元。

也就是說,靠著賣免費的邀請碼,這哥們兒已經賺了 3332 元了。

那么,Clubhouse 真的那么難注冊么?邀請碼真的那么稀缺么?

并不是!

邀請碼之所以有溢價空間并且有人交易,其實都是由信息不對稱和社交邊界導致的。

說得直白點,你不知道你圈子里誰有邀請碼,而圈子外有邀請碼的人你又不認識。再加上集體求碼氛圍的營造,讓很多人以為邀請碼非常稀缺。

比如我,因為我朋友圈人比較多,所以只問了兩個朋友就要到了邀請碼。

昨天我把邀請碼發到了星球里,現在已經有十幾個同學成功注冊了,而且他們還在持續裂變。

所以,這事兒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難。解決信息差并捅破社交邊界,就可以很容易做到。

當前來看,大家對 Clubhouse 還處于好奇心極度爆棚的狀態,在邀請碼還沒有大范圍鋪開前,仍然會有嘗鮮者不斷跟進。

在產品體驗上,當你收到短信邀請碼并成功注冊后,產品會給你兩種冷啟動方式,一種是興趣推薦,一種是名人推薦。

Clubhouse 推薦的語聊房間(room)并不是完全的流量分發邏輯,而是基于社交關系的推薦邏輯。

每個房間的上限是 5000 人,觀眾可以自由加入,但加入后不能發言。

如果你想發言,就需要通過「舉手」功能示意管理員。管理員通過,你就可以成為嘉賓。

房間支持三種類型,分別是開放型、有限范圍型、私密型。

其實這三種類型分別映射了現實世界中的公開沙龍、朋友聚會、私密討論。把線下場景以非常簡單的方式還原到了線上。

整體來看,Clubhouse 的產品并不復雜,在 MVP 這點上做得還是非常不錯的,也體現了背后產品團隊的實力。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在用 Clubhouse 的過程中有個細微體驗。在使用產品基礎功能時會出現服務器響應慢和加載失敗的情況,比如房間列表刷不出來。

但是,只要成功進入了房間且使用語音功能時,不管是聲音質量還是延遲度,體驗都非常好。

有人說,Clubhouse 技術真牛逼,實時語音做的真好。

其實,Clubhouse 的語音技術用的是「聲網 Agora」的服務,而后者是上海的一家做技術服務的公司,實力很強,而且在美國上市了,目前市值 70 多億美金。

包括陌陌和小米在內的很多產品,都在用他們的服務。

回到前面說的那個細微體驗。

之所以語音質量好,那是因為整個聲音流走的都是聲網的 API 服務,而諸如列表加載等基礎功能走的才是他們自己的服務器。

這也說明了兩個問題。

第一,我們國家科技公司的技術實力已經走在了世界前列。國外公司也在用我們的服務。

第二,要確保語音質量好,持續燒錢投入就可以了。Clubhouse 融了那么多錢,知名投資人加持,這也是他們能站住的根本。

就像昨天,波多野結衣開了個房,直接導致平臺一度卡死。但進去的人還是能聽得很爽。

我看很多人在說 Clubhouse 是下一代社交網絡,是音頻版的 Twitter,還說國內馬上會推出山寨版。

大概率說,可能有團隊已經在寫代碼了,試圖趁著這波熱點趕緊跑一撥用戶。

不過,我不認為 Clubhouse 能在國內火起來,原因主要有如下四點。

第一,Clubhouse 的產品形態決定了它的平臺上是沒有內容的,只有社交關系。沒有內容,就很難做運營。純靠名人大 V 站臺,持續性很難得到保證。

和知乎不同,雖然知乎早期也是名人站臺,但在發展過程中沉淀了大量內容,這些可以被二次消費的內容給平臺提供了基礎養料。

當然,如果 Clubhouse 未來推出錄音功能,這個問題能夠被解決。但仍然有下一個問題的制約,就是內容生產者的持續投入度。

第二,Clubhouse 畢竟是一款語音社交產品,社交關系的建立才是關鍵。在國內,我們已經有微博、微信、YY 來提供各種場景的溝通服務,Clubhouse 很難自己去重構這些社交關系。

沒有社交關系的沉淀,這就是一個短暫性的秀場,大家聽完就走了。目前來看,沒有一個極強的理由能讓用戶留住。

當然,有人說在上面可以練習口語和聽力,可以聽大佬發表見解。我實際體驗下來,能聽行業精英們的在線嘮嗑,這確實是一個吸引力。

但還是第一點說的,這個行為的持續性是不強的。而且,已經有很多產品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關于這一點,Cloubhouse 還沒有足夠強的撬動能力。

第三,聊什么、聽什么,會是一個問題。

這么說吧,我們會因為一款新產品的出現而突然多了很多可聊的話題么?

我認為不會。

就像去年這個時候出現的各種社交產品圍剿微信,最終不也是曇花一現,放了個煙花。

我去看了 Clubhouse 上的國內房間,大部分都是聊 Clubhouse 本身的,而單獨的聲音體驗,畢竟有局限性。

所以,Clubhouse 在國內之所以受到關注,大部分都是獵奇,而且圈內一些優質人群的關注,也帶來了一撥觀眾。

但是,熱度終將過去。話題謝幕后,用什么來維持 Clubhouse 的熱鬧呢。

第四,合規性問題。

任何自由的言論如果沒了約束和邊界,這里面就會衍生出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尤其在國內,對于自由表達的社區或社交類產品,在實名身份上有嚴格的限制。

作為一個開放且自由的交流平臺,如果通過語聊放飛自我,那這中間對內容的監管也會是個問題。

其實類似的產品有很多,國內的YY、遞爪,國外的 Discord,他們的出現都比 Clubhouse 要早。

所以,基于以上三點,我不認為 Clubhouse 能在國內火起來。

本土化版本可能很快會出現,或許會成為一個小圈子的產品,或許它能俘獲特定的人群。

但是,Clubhouse 之類的產品對國內現有產品格局是無法造成任何有效性影響的。

當然,我所說的,可能都是錯的。

·················END·················

你好,我是唐韌!前非著名程序員,現不知名產品人。公眾號:唐韌(ryantang007)北漂十年,寫過代碼、做過產品、出過一本書,在創業公司奮斗過、在大廠服役過,如今是一個創業者。追求現象背后的邏輯,用產品視角觀察世界,用產品思維解決難題。在這里記錄我想表達的一切!